• 昨天在豆瓣上看到消息,brett要来上海,芷江梦工厂。老实说山羊皮我就听过一张album,《suede》,还是冲着封面。只对主唱妖娆清冷的声线印象深刻。不过既然来了,机会难得也就想去看一下。十月的LIVE场次变成了4场,看来是要耗掉不少体力。在图书馆里很激动的发短消息给他,咆哮教模式很多感叹号,我想跟他一起去看LIVE实在是一件太开心的事情了,我被这臆想中的开心冲昏了头脑(即使其实我对他不抱任何多余的幻想)。他反应冷淡,说不去。

    ...

  • 2010-07-11

    节奏 - [亲爱的杂草先生]

    觉得自己一直勉勉强强的做着事,在变得太迟之前。整个人都荒废。不知道有多久没看过他吝啬的文字,也很久没有彻夜聊天。

    小哲大概一直觉得自己是跟不上sakura的节奏的,即使他怎样卑微的弓着背吼到声嘶力竭。

    看着他的文字整个人都颤抖了,肢体软绵绵的无力感,他一边满脸不屑和倦怠却还是越跑越远了,我再不加把劲的话,就连做对手的资格都没有了。

  • 如果我是图书管理员该有多好,那样我就可以一边翻阅古旧书籍,一边想念你。

    发现根本没办法去图书馆了,因为我好像还是爱你。

  • 我觉得我可能真的爱上他了。

    非常奇特的,一如往常的突然

    但是,我可能真的爱上他了。

    他什么都明白,他那么聪明,一边俯视我心中孤独空洞无比疼痛,一边对我善意的嘲笑。呵,我怎么骗得过你。我是傻瓜啊虽然你从来不会说。

    我们都善于忍受孤独,突然发现其实可以不用这样的。

    他说他觉得我就是普通的小女孩子,可能的话希望可以走到我面前对我说。

    我说我会当场哭给他...
  • 她总是对我说,这把钥匙打不开门,为此她小时候没少挨妈妈的骂。她说妈妈总是把那钥匙握在手中,她总是听见妈妈说,说有钥匙都打不开门,你还能干什么?
         她总是问我,“你说,我有把钥匙,可我连门也打不开。你说我还能干什么?”
         她不停地问,我不停地对着漠然的她笑,她说你笑什么,门总是打不开。
         门总是打不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