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GM:Waive《dear》

    昨天知道ZIGZO复活的消息,3月17日赤坂BLITZ开复活LIVE,跟laruku台北场一天。

    因为一定没办法去日本的事实,所以自我安慰还好那天还有laruku,不会太抓心挠肝。再at好友让他们尽量去参战的时候看看早就买好的台湾场票,默默的感叹是天意。

    老天帮我选择了laruku,最终还是。

    大家都加油去寻找各自的幸福道路吧。

    然后做了很灰暗又真实的梦。

    梦见回母校实习,高中时候的班主任坐在下面看着我,有男生上来帮我搞电脑,我才到他肩膀亚历山大。

    课也讲得乱七八糟学生倒是蛮乖的。

    讲完课出校门遇见了高中时候最好的朋友,比我病得还重的病友,一起发疯时而互相鼓励“神经病总有一天会好早晚出院”一会儿又互相安慰“好不了又能怎样”,就是这样的朋友。

    她减肥成功完全没有高机能自闭症形态,也不再因为内心太丰盛就不修边幅开始穿美丽的大衣,在深秋凉凉的空气里说我要结婚了。

    然后她妈妈开车来送我回家,在车上我崩溃一般的攥着她的手大哭,说你怎么可以比我先结婚!

    你怎么可以比我先出院!你怎么可以抛下我去找到普通人的幸福!我恨你!

    她妈妈开着车笑盈盈,不阻止我也不安慰我,就像看着她学校里那些小学生一样(她妈妈是小学校长)。

    我不断哭着说我恨你我恨你,是真的特别恨。一种深刻的悲哀。

    想想tetsu结婚那天我也是这种痛得几乎昏厥过去一般的心情。

    但现实中病友出院也只是说句恭喜再挥挥手,在精神病院的栏杆外,彩色世俗的世界里还能继续做朋友吗。

    跟药师发短信说了,药师说你这么灰暗的说出来真的没关系吗。

    下车以后浑身无力腿脚发软万念俱灰,美丽的秋日金色落叶堆在我停在楼下的单车筐里,铺在刚下过雨的湿淋淋的柏油路上,那颜色在整个灰暗的梦里特别鲜明又艳丽,虽然是落叶却跃动着生机。这样美丽的景色我已经三年不曾见到了。单车筐里不知道谁整整齐齐插着枯萎掉的狗尾巴草,卑微却感觉不到恶意的花束一般。

    我醒来觉得这花束大概跟鲁迅《药》里的花圈一样,是刻意添加的败笔。根本不会有的。

    几乎是用爬的上了电梯,完全支撑不住了,只想缩在被子里哭一天,结果电梯升到20层左右突然顿了一下然后飞速往下坠,我却突然清醒了心想完了完了这回是真的死定了,拼命扒着门飞快联想着求生知识调整重心避免伤到内脏,同时歇斯底里的叫着“救命!救救我!!!”然后就醒了。

    醒来觉得非常可悲,大概就是十年后的事实了吧。完全枯萎的勉勉强强做着事,神经病还是没有好。

    即使病友全走光只剩下一个人,悲惨到此种境地也还是要拼命活着。

    却已经搞不清活着的意义,仅凭本能的拼命活着。

    还是想想那金色的叶子和车筐里的狗尾巴草,想点好的事情吧。

    如此灰暗又真实的梦,已经这样恐怖的迎面而来了。

  • 2011-03-18

    sell my soul - [虚言症]

  • 2010-07-25

    十代最终日 - [虚言症]

  • 2010-05-24

    20060423--20100523 - [虚言症]

     

  • 2010-03-26

    这位小姐 - [虚言症]

    我不确定你还能不能看到了。

    我说我是T饭你一定不相信吧,虽然一直说自己是团饭,也确实是因为对Hyde一见钟情,也确实是一直跟T饭气场不和。可是有些东西是不能改变的。身边的人也一直说“你其实是T饭吧。”每年都买蛋糕给他,自己默默点蜡烛吃掉。因为想起他的一个笑容蹲在厕所里哭一个小时。想起他就觉得没有什么是不能度过的。我们有太多契合的地方,积极又徒劳的人际,爱好高处,在车上不断前行才能带来的安全感。我现在也无法确定这种无比抽痛即使外界也无法改变的感情到底是什么。

    曾经的魔宫er,那时候有很多烦心事,刷魔宫是每天最开心的事了,只是看着大家元气的笑闹调侃,一起花痴,偶尔写写文也得到丰盛回复,每一个ID我都鲜活得记在脑海里。然后,因为学习压力离开网络很多次,经历变故,文库废掉,物是人非,心里空荡又失落。

    看到他结婚的消息一直哭泣,心想他终于可以幸福了,一直看着他的视频看着他的笑容,看着自己短短的发。

    觉得自己也可以像他一样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