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GM:Waive《dear》

    昨天知道ZIGZO复活的消息,3月17日赤坂BLITZ开复活LIVE,跟laruku台北场一天。

    因为一定没办法去日本的事实,所以自我安慰还好那天还有laruku,不会太抓心挠肝。再at好友让他们尽量去参战的时候看看早就买好的台湾场票,默默的感叹是天意。

    老天帮我选择了laruku,最终还是。

    大家都加油去寻找各自的幸福道路吧。

    然后做了很灰暗又真实的梦。

    梦见回母校实习,高中时候的班主任坐在下面看着我,有男生上来帮我搞电脑,我才到他肩膀亚历山大。

    课也讲得乱七八糟学生倒是蛮乖的。

    讲完课出校门遇见了高中时候最好的朋友,比我病得还重的病友,一起发疯时而互相鼓励“神经病总有一天会好早晚出院”一会儿又互相安慰“好不了又能怎样”,就是这样的朋友。

    她减肥成功完全没有高机能自闭症形态,也不再因为内心太丰盛就不修边幅开始穿美丽的大衣,在深秋凉凉的空气里说我要结婚了。

    然后她妈妈开车来送我回家,在车上我崩溃一般的攥着她的手大哭,说你怎么可以比我先结婚!

    你怎么可以比我先出院!你怎么可以抛下我去找到普通人的幸福!我恨你!

    她妈妈开着车笑盈盈,不阻止我也不安慰我,就像看着她学校里那些小学生一样(她妈妈是小学校长)。

    我不断哭着说我恨你我恨你,是真的特别恨。一种深刻的悲哀。

    想想tetsu结婚那天我也是这种痛得几乎昏厥过去一般的心情。

    但现实中病友出院也只是说句恭喜再挥挥手,在精神病院的栏杆外,彩色世俗的世界里还能继续做朋友吗。

    跟药师发短信说了,药师说你这么灰暗的说出来真的没关系吗。

    下车以后浑身无力腿脚发软万念俱灰,美丽的秋日金色落叶堆在我停在楼下的单车筐里,铺在刚下过雨的湿淋淋的柏油路上,那颜色在整个灰暗的梦里特别鲜明又艳丽,虽然是落叶却跃动着生机。这样美丽的景色我已经三年不曾见到了。单车筐里不知道谁整整齐齐插着枯萎掉的狗尾巴草,卑微却感觉不到恶意的花束一般。

    我醒来觉得这花束大概跟鲁迅《药》里的花圈一样,是刻意添加的败笔。根本不会有的。

    几乎是用爬的上了电梯,完全支撑不住了,只想缩在被子里哭一天,结果电梯升到20层左右突然顿了一下然后飞速往下坠,我却突然清醒了心想完了完了这回是真的死定了,拼命扒着门飞快联想着求生知识调整重心避免伤到内脏,同时歇斯底里的叫着“救命!救救我!!!”然后就醒了。

    醒来觉得非常可悲,大概就是十年后的事实了吧。完全枯萎的勉勉强强做着事,神经病还是没有好。

    即使病友全走光只剩下一个人,悲惨到此种境地也还是要拼命活着。

    却已经搞不清活着的意义,仅凭本能的拼命活着。

    还是想想那金色的叶子和车筐里的狗尾巴草,想点好的事情吧。

    如此灰暗又真实的梦,已经这样恐怖的迎面而来了。

  • 2011-03-18

    sell my soul - [虚言症]

  • 2010-07-25

    十代最终日 - [虚言症]

  • 2010-05-24

    20060423--20100523 - [虚言症]

     

  • 2010-03-26

    这位小姐 - [虚言症]

    我不确定你还能不能看到了。

    我说我是T饭你一定不相信吧,虽然一直说自己是团饭,也确实是因为对Hyde一见钟情,也确实是一直跟T饭气场不和。可是有些东西是不能改变的。身边的人也一直说“你其实是T饭吧。”每年都买蛋糕给他,自己默默点蜡烛吃掉。因为想起他的一个笑容蹲在厕所里哭一个小时。想起他就觉得没有什么是不能度过的。我们有太多契合的地方,积极又徒劳的人际,爱好高处,在车上不断前行才能带来的安全感。我现在也无法确定这种无比抽痛即使外界也无法改变的感情到底是什么。

    曾经的魔宫er,那时候有很多烦心事,刷魔宫是每天最开心的事了,只是看着大家元气的笑闹调侃,一起花痴,偶尔写写文也得到丰盛回复,每一个ID我都鲜活得记在脑海里。然后,因为学习压力离开网络很多次,经历变故,文库废掉,物是人非,心里空荡又失落。

    看到他结婚的消息一直哭泣,心想他终于可以幸福了,一直看着他的视频看着他的笑容,看着自己短短的发。

    觉得自己也可以像他一样相信幸福,于是开始留长发。

    这世界总是有很多讽刺的事,我想想也许我们曾经在同一个资源帖底下回复谢谢分享特酱太帅了,或者在同一篇文底下回好萌好萌,也曾经被你做的FAN MV感动,真的。

    只能说道不同不相为谋,真实与幻想,谁又知道。

    我想我已经是个大人了,已经可以接受现实中无法改变的,已经不一样的故人,就相忘于江湖好了。

    到此为止。

  • 2010-03-21

    20100321 - [虚言症]

    这是神马混蛋= =老子到底在蛋疼什么。

    那是最大的黑历史,太黑了根本都不想去回忆,于是说能够坦然面对,完全不介怀,才是真正的告别过去吧。剪头发打耳洞等等是多么中二的行为,见面看都不敢看只敢低头狂喝酒是多么中二的行为。希望像个大人一样,正常的说话,是我期待了很久的事情。

    于是像过去一样,依旧是我先低头先摆低姿态,可是她都忘了。

    这样真是非常好,但是却完全没话说,真的是刚认识一样。

    说到KIMERU的时候她说回头看完全搞不清为神马会喜欢他。

    我也完全无法理解当时我为毛会喜欢你啊小姐!往事不堪回首oh my lady gaga!中二少女果然太可怕太雷了。我到底是有多悲催啊!我到底是为毛浪费自己的青春最后变成个没人要的老阿姨啊= =麻痹老子要男朋友!

    这种否定自己所有过去的感觉实在有点糟糕,虽然能够成熟的面对旧友本身是件很愉快的事情。

    想起过去的一些事情,她提起自己的过去永远模糊,是个没有背负的很轻松的人,所以才会非常强大。反观自己完全的M体质,经常伤感的想着怎样美丽的现在成为过去也会被她遗忘,一直患得患失,一直没办法正常的面对她,碰到她就情绪失常最后导致决裂,关心则乱果然如此。现在事情发生,听到她说“诶我说过吗完全不记得”,也只是笑笑没有预想中那么强烈的疼痛。我的心果然是蒙了太多大人的灰尘= =

    已经不想追究那些没用的东西,也想抹掉黑历史,我真的已经很坦荡了小姐,所以你就不要那么作了,我已经不是过去那个玻璃心又矫情的弱小小动物了,想S不用温柔谢谢,不会怕的,也不会搬出黑历史的我自己都不想看你放心。我知道你没有忘记那个女孩子,你还记得捉弄她的方法,但是不管用了真的你相信我,我的变化不只是胸围增加个子高了脸更大了刘海卡上去了开始穿高跟鞋化妆而已。已经四年了我全身细胞都换完了。

    我也不会再在乎自己是不是变成你想要的那个样子,也厌倦了沉重的感情负担,您老记性不好可以,那么洗洗睡,醒来我会说“初次见面”

    多少次都可以。

  • 2010-03-09

    冬雨之末 - [虚言症]

    终于看到明天是要出太阳。

    今天早晨感觉已经到了极限,疲倦寒冷,五脏六腑都在颤抖,完全没有能量来源,意识模糊。

    不知道能够让自己温暖一点的方法。

     天空依旧是铁灰色,骑车的时候颗粒状雪片打在脸上,眼睛也不想睁开,看这没有太阳的天空。 记忆中独自走过的田埂,在冬雪覆盖的大片田地上躺下看天空,起来看见印在雪地上,臃肿得穿着棉衣的印子。

    还有晚秋长在水渠边上的芦苇,在夕阳橘黄色微光中摇曳。

     大概从某个时间点,开始不断怀念那个不怕冷的女孩子,是怎样报着无所谓又怪诞的童真,强大得独自前行,踩在二十公分的雪里,头顶依旧是太阳。即使总是一个人。

    我不知道我到底沾染了多少成年人的软弱,变得越来越萎靡。还有完全无法承受寒冷的这个身体。

     瑟缩在被子里的时候很想哭,我已经不想去探险了,长大了的身体无法实现童年的梦想。 自我厌恶爆发,无法接受现今自己的状况下,想着果然十六岁的时候死掉就好了,如果十五岁人生之末的时候没有遇见他们就好了,给我长大勇气的……笑。

  • 叫tetsuya怎样都很嗲。

    今天想起94小电影还是心里抽抽。

    窗外火车半夜里又呼啸而过了,曾经一起喜欢的人们也........

    黑他黑习惯的人,连自己其实是喜欢的都忘了。扭头也看不见扎起来的辫子有多长。

    那个差点碰到我送给樱泽先生东西的人,那个推过我的人,给我手上盖章的人,我本不知道你是谁的。

    但不管怎么都讨厌,讨厌到打长途碎碎念骂的地步,还是自己掏腰包,笑。...
  • 2009-11-12

    nothing - [虚言症]

    有些事情我想明白了,幸福和安稳会毁掉我的。

    追求这些的我真愚蠢,人各有命,我不变成另外的人又怎么能得到呢。

    在无聊的派对上看到自己一点点死去,垂下头的时候看见头发已经那么长了。友人说我出去打个电话把位置空出来,肯定有男生坐到你旁边的。我点点头,然后开始哭,眼泪不断不断流下来。有一个男生坐过来,过了一会走了。又过来一个男生,又走了。友人不到十分钟就回来了,总共来了四个人。真奇怪,我娘总说我哭的样子很难看的啊。

    情绪低落,校乐...

  • 2009-10-17

    考古学家 - [虚言症]

    恢复了旧地,看自己以前的文字看到快天亮,想起了很多事情,清晰地看到了自己的转变。

    从16岁的小少女变成老大妈,从紫色到红色,终于从忧郁神秘转到坦然激烈。

    有过三个BO,恶劣传说--->考古学家--->废墟

    最初那个已经没有了我也忘记了怎么把它搬家搬到了SINA那个BO,最后一页,无比诡异。

    看完真的会很喜欢07年底到08年中的自己,处于过了16岁的郁闷思考期和最激烈的抗争时期,又消极又...

  • 虚伪浮华腐败,糖衣药片

    早就知道的吧

    却为何无法承受,已经倦了,眼泪一直流个不停。

    去教白痴小孩子钢琴的话,那指甲也要剪掉了吧,第一次因为不用做数学而没有咬掉,长长了的指甲。



    剪掉也会把德彪西的芭蕾舞姿弹个乱七八糟,叹气。

    自以为是的人都去死,但还是会非常想摸钢琴,如此卑微的话……

    还是希望...
  • 2008-09-30

    EXISTANCE - [虚言症]

    本来从有"倒数记时"这个分类以来,一直到断网都准备一直沿用的,但还是用了"虚言症"

    高一的时候,忘记在安妮的哪本书里看到她说,如果有个按钮,按下去你就可以没有任何痛苦的消失,她是会按的那种.

    我也是会按的那种.给那时的同桌讲,他瞥我一眼说,你对不对得起你爸妈哦!当时就惊了一下,心想,是哦,没有说那种按钮可以让所有的人都不痛苦.那么,如果可以让所有人都不痛苦的话,我再按吧,不然太自私了.恩....突然想起宵风了(漫画隐...
  • 2008-08-14

    最近真没爱= = - [虚言症]

    卖东西的没爱回帖的没爱,张X谋没爱假唱的LOLI谋女郎没爱,状态很没爱自己很没爱.

    有偷窥癖好的人很没爱,随意下定论很讨厌没在我的地盘上撒野真是谢谢你拉= =

    去死吧都去死吧,祝你成为空间站的太空垃圾,一点都不剩跟小灰尘一样可悲.

    你以为你是谁,不要以为你知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不断把自己所讨厌所不齿的事情实施在别人身上,这样做真的好高尚好有趣啊~不要以为随便发发疯就可以是天才,天才和疯子还是有区别的.靠,= =...
  • [本日志已设置加密]
  • 2008-07-30

    情书 - [虚言症]

    我不记得第一次见tetsu先生的情景

    事情明明是由一场棠小姐对hyde先生突然爆发的花痴情绪开始的,却为什么把tetsu先生扯进来.小赞对我下的结论是,hyde控,tetsu命.

    本命是个抽象的词汇望天……

    记得某次跟赞聊天,聊到意识形态的问题。我是不好说的,我的表达能力其实是很差的,思想跟语言的连接似乎出了问题。这也是我依赖文字的一个重要原因。现在呢,我大概可以说出个轮廓来。它就是le(a)cote里的那...
  • 我们班终于还是拆了,虽然我上文科拆不拆的跟我没关系,甚至还比较有利.因为虽然我们班烂是实话,但是老师都是牛人,如果拆了的话现在的班就是文科班了,不但占据1楼的有利位置,连文科的老师也可以不换厄.......话是这么说,不过如果我因为这些就希望自己班拆掉,那也太不是东西了= =

    记得刚进这个班的时候,我很排斥,很疏离,虽然这的确是因为心理暗示,我心理暗示太强了,如果我希望自己安静我就可以很安静,如果希望发疯就可以疯疯癫癫,如果想装LOLI也确实可以装的= =而且这个班的许多人的确...